• 人说,人生最大的三件事是:出生,毕设,死亡.如果用这3点来划分一生,我就正在这人生中的中点处,要做好这件事,真的比那起点和中点间的所有事还难...

    很想做好她,想用一个有力度的大学毕业,先记录一下今天,交了一篇没有数据的初稿给老师,图片都只是用来文字说明来顶着...是怕太晚给老师看来不及修改.接下来还是要认真的去采集数据,和...清醒一下头脑,不要再原地转圈了...

    ...
  • 这两个星期,天天呆在家里,不为什么,左脚踝突发肿痛,病发第三天尤为紧要,当时和爸爸到中山医求诊,无诊断,要看检验结果,结果7天后(才)得晓,尿酸高,痛风......

    误了,什么都误了。实习才去了3天就没去了(一直请假),GPS是我的Dream work,干什么先不管,至少是国内知名的企业,对于我这个的GIS应届生,有什么比找到一个好公司落脚来得实际。实习的同学还在努力,培训没结束,也没那么容易结束,我有在实时跟进,不过好像也获得不了什么有用信息,希望回去还有机会。鸿宇一开学也来了个消息,另外那间我还有机会,说是之前唔会了我的求职意向,难道这一切都是上面老大的安排?我由一开始就相信,这是缘分......

    上课那一个星期很想念学校的他们,不知道他们怎样,只知道我自己不怎么样(至少身体上)。朋友们也很关心我脚的问题,我还是那态度,没事!

    病的这几天,妈妈的爱,朋友关心,有点感动,看什么电视都有点酸酸的,状态一直在那上。

    现在还没想睡,刚才看了几个朋友的blog,呵呵,大家伙都在享受着这大四的生活呢。看看自己的书桌,乱的可以,书满得都往地上摆,电线乱拉乱串,还有一杯水,真想照几张发出去当防火安全的反面例子,但是相机没电,摄像头不会怎么照相,电池正充着,待会发上来......

    希望一切顺利,病快点好,而且不要回头......

  • 在某个blog看到朋友家人的事,仅以此表,希望朋友节哀。
    人生在世,终会面对此事,那两件人生必经的大事谁也要经历,不知道如何多说,送别后世界依然在转动,希望友亲在它处过上好日子,让此地的朋友安心。
  • 大学里最后一次学科实习就在漫天大雨中平平淡淡地度过了,不过这也是自己最投入,最认真的一次实习,在怎么说,当年也是因为GPS这鬼名词给骗进这个专业的,说穿了是自己对专业学习兴趣并不浓厚,专业积累不够才说这话。。。

    珠海,这次实习的地点,在天宝公司鼎立支持下,我们分成3个小组,把那套1+3的什么什么机子瓜分了,不太清楚机站和出去的手持机的联系如何,那什么什么差分我没太留意听。。。运气地我们用的是信标差分的机子(好像说全国在海岸线建了三十多个信标站,每个能有半径300公里的面积覆盖),全程基本不用管机站那边的命令,自己顾自己,几乎走遍香州,全长8.36公里,老天很给面子,那是一个没太阳没下雨的日子。

    http://billything.blogbus.com/files/1149880885.jpg

    晚上在酒店附近商业广场随便解决了晚餐(M记),吃了个4张牛柳的至尊无霸套餐...住了一晚,在教育酒店非常无聊,很早就睡了,可能因为表天的发神经不幸(不行)遭遇……第二天倾盆大雨,老天看来真的憋了1天了……感谢感谢!返归!平平淡淡,解除了之前忙碌导致的疲劳和精神压力。回去做作业是首要工作……

  • 真是吃饱了撑着,刚才宿舍一直都没人出声说话,猪仔一句“咦?今日係咪06年6月6日啊?”,顿时联想到,这是个很有纪念价值的日期,没有什么意义,只是大家都挺无聊。

    兴奋和低落的心情同时存在在内心里,遇到一个一直都渴望的同志朋友,就动画、音乐等经过一番大交流,发现可能再也不一定能遇到这样的人了;另一方面,觉得自己对不起一位自认为最好的朋友,说了一堆很不理解的话,心里觉得非常抱歉,口里还是那个死鬼“不好意思”开不了口。可能现在世界时兴“感性”,个个都鬼咁感性,咁容易波动情绪。。。

    不想动脑子,什么测验测试都别来,我不想再转动我的脑子了。

    近排正在间中沉迷一个IE游戏——OGame(银河帝国),心情有点怪,换一个无聊好笑的动画版面做风格,想让自己玩的时候能傻笑一番,可是脑子里已经容不下这些了。不知不觉2个星期,ogame已经1611分 (排名為 10347 名中的第 255 名),拥有4颗殖民星了。

    看看时间1341,干等着一会的新旧学生会干部见面交流会,想看看动画片,做一做这不会动的脑子唯一能接受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