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身边从此多了一位小朋友。。

    而我也成为了她的大朋友。。

    我们小手牵大手,大手牵小手,走入生命的一个新阶段。。。

  • 第三届3年展已经成为如此的“盛事”,开幕式的人山人海,假期的浏览者排起长龙。这是什么信息?人开始对所谓艺术产生共鸣了?还是周遭没有更多好玩好看的东西,也来凑艺术的热闹?还会是因为。。

    我想是因为人们一直以来对艺术的崇拜和向往。千年的历史中,被人们记得最多,被人们学习最多的都是一些艺术家和艺术作品。古人琴棋书画样样均通,是因为学艺术是个人素质的体现,古人最被崇拜的都是那些笔墨“了得”,书画出众的大师们,无论什么样的人都是离不开艺术的。就算打仗,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也不忘挥之笔墨,在各兵团连队中也少不了文艺演出提高士气,这也是人们对艺术的大爱,所以艺术才能对人有此巨大影响力。

    我去美术馆是源于高中学校经常带队去那里。我喜欢那里的安静,和没有字。。我讨厌文字,我只喜欢几何形状。。

    “与后殖民说再见”真是个很B的展览,因为完全不能体会和不能理解,归结出来就是艺术家们随意搞的大家随意搞不出来的东西。。中间更多是所谓“恶搞”的成份。。

    但这个展览仍不失有社会各层的人士观看,他们都站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用自己的思维去感受着这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然后可能N年之后,其中一部分人也会循着这条足迹,走向这迷失的世界。。

    这次3年展的一些影像在这或者这里。。

  • 连续出差两个星期,拖着稍累的身躯准备着,准备一会去搭乘开往北方的车。。

    24岁,一个黄金时期的开始,心里想。。我要飞!

    有许多年轻人上班时都是坐在办公室,在QQ群里说着与工作不着边际的话题。。

    他们说:“我讨厌那些无知的人。。。”

    我很庆幸,虽然对身体有所考验,但我一直在“飞”,朝着我的方向,那是我的兴趣。。。

     

     

  • 几年前在这留下了一张闪电的相,今天又见到猛烈的柱状闪电。。没办法不拿出家伙,干起来!

    看到之前的相,发现就算自己感觉很好了,但是还是很灰,再看看其他人的相片,哇,那才叫色彩。所以不能在这样下去了,要大胆点!要放开点!

    那时候的闪电: http://www.blogbus.com/billything-logs/1077895.html

    PS:重点是告诫自己 “要大胆点!要放开点!”,for everything...


  • 自从那部会变焦的μ(不知道几)丢了以后,这两卷胶卷就一直呆在我的佳顿饼干盒里,静静的等待他们价值的释放,就算某次有人向我有没有不要的胶卷拿去艺术创作,当时并没有想起这两卷的存在,在找出了那部小傻瓜机才想起来,这是两卷胶卷和我的缘分,或者说因为他们是胶卷,不是颜料,老天还给它们自己的使命。。。

    这是我这些年使用数码相机以来一直都很想追求的色彩,该蓝的蓝,该红的红,尽管fuji200DXF感光度不高,这已经是我照相以来觉得最好的一张相片,终于可以称她为“相片”而不是“影像”了。。。

    再次使用胶卷的感觉就是:“比数码好看”(个人感觉)。不知道是因为曝光不够晒相的师傅用尽力量帮我高光还是胶卷本身过期的原因,噪点极其夸张,但是不影响相片本身的视觉效果(由于闪光灯报废,很多曝光完全不足全黑了)。看得到的,都是充满力量的。。。

    胶卷的魅力,真是无法代替。。

    回到数码,当然仍然是我的主战武器。我已经由充实的学生变成了一个更充实的工作者了,没有更多的时间和朋友聊天、相聚,但一有机会,总会去耍一把小资生活,做一会儿无忧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