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舍弃了阿花,没去打羽毛球。到了建六和广影们见面,其实也是为了看看hunter的5D和35L、85L。很囧的事情,一个人可以混到使用如此设备,那是什么现象,分析不出来。。

    混沌的一天,阳光明媚在建六等待他们,然后走着走着下起大雨。最混沌感的是,怎么把羊也带上了,真是莫名其妙,对广影的他们,我觉得很不好意思,说实话很煞风景。。但对于我们蛋蛋们,羊仍然是受欢迎的。。

    我心里老是在很在意那个EV-1,所以这天,我回来后索性来个EV加到尽头。把接下来的相片全部变成白茫茫一片算了,RAW真强大。虽然还有点数码机的生硬,但还是有那么微微一丁点那个啥啥日系,什么什么宝丽来的感觉,哈哈。好玩!本来不太有感觉的景色,反而觉得挺喜欢的。。

    晚上想见我的小朋友,跑到那边,也下起了大雨,不是一般大。第二天也和摄动九参数透露了我有了小朋友的消息。群里顿时刮起内心世界的风,大家都口无遮拦,谈论起男人、女人、爱人。。

    现在外面还在下雨,淋湿的建筑和地板的颜色都更深了,低沉的感觉悠然而生,在想,我们摄动九参数里,哪个参数最早步入婚姻呢,我们哪个参数会最幸福呢。。

    嗯。。现在朋友越来越多了,蛋蛋们、摄动九参数们、广影们。而且还有我的小朋友,其实我的生活已经很幸福了,真的很幸福了。。

    全部相片都在这 

  • 馒头他们今晚去看NOTCH08音乐节,组织大家去东山扫街,和给北京来的朋友介绍一下广州的特色。我晕,结果是让后来的广影朋友在地铁站等40分钟,而这边还在吃着“广州特色”。。其实我也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很囧的事情是,之前为了卖镜头拍几张片,相机设成了曝光-1,而且在扫街之前还看了一下展览,ISO设成了400,所以一天下来,那些照片都是一堆一块的。。分不清是什么了。。不过确实是一次庞大的扫街。 

    我第一次跟他们出去扫街,我也第一次看到扫街也成为了一次大型活动。

    东山是我长大的地方,我从那很正的学校走出来,走到另外一间很美的学校,那个地方藏着我许多的记忆。我在入广影之前,先认识了York,也是因为他的“红楼”记。我没照什么关于建筑的,那里的建筑都渐渐残颓,我很努力的寻找着东山的生气,但是我实在发现不了更多,或许是因为假期大家都出门了,学校都休息了而已吧。

    记忆中的房子几乎都看不到了,能看到的都是政府觉得值得留住而或有人还没出手的建筑。路过中共三大会址也没让我感到什么,就是感叹时代在催着大家前进,回头看的东西少了,所以历史的痕迹也就败落了,回头看的人也渐渐看不到更多的辉煌了。

    还有影像在这里


  • 自从那部会变焦的μ(不知道几)丢了以后,这两卷胶卷就一直呆在我的佳顿饼干盒里,静静的等待他们价值的释放,就算某次有人向我有没有不要的胶卷拿去艺术创作,当时并没有想起这两卷的存在,在找出了那部小傻瓜机才想起来,这是两卷胶卷和我的缘分,或者说因为他们是胶卷,不是颜料,老天还给它们自己的使命。。。

    这是我这些年使用数码相机以来一直都很想追求的色彩,该蓝的蓝,该红的红,尽管fuji200DXF感光度不高,这已经是我照相以来觉得最好的一张相片,终于可以称她为“相片”而不是“影像”了。。。

    再次使用胶卷的感觉就是:“比数码好看”(个人感觉)。不知道是因为曝光不够晒相的师傅用尽力量帮我高光还是胶卷本身过期的原因,噪点极其夸张,但是不影响相片本身的视觉效果(由于闪光灯报废,很多曝光完全不足全黑了)。看得到的,都是充满力量的。。。

    胶卷的魅力,真是无法代替。。

    回到数码,当然仍然是我的主战武器。我已经由充实的学生变成了一个更充实的工作者了,没有更多的时间和朋友聊天、相聚,但一有机会,总会去耍一把小资生活,做一会儿无忧人类。。

     

  • 省略前面一大堆废话,终于又可以汇合广州影相同学仔搞大锅嘢喇。而且越来越精彩!

    A-Sun执位&按按钮 

     

    儿童节是一个神圣的的节日,因为那天是给小朋友过的!我们这群小朋友这次再闯动物园,逝要把儿童节进行到底。。

    第一幕,少先队入队仪式;通常调皮的同学都会比其他同学迟入队,但充满大爱的辅导员老师总会深情的为每一位同学带上伟大的红领巾。这位小朋友比较忧郁。。。

    在“看!灰机!”的指定动作后,礼成!

    儿童少不了的节目就是吹泡泡、公仔,哇咔咔。。

    而最引人注意的则为那些忧郁的“小动物”们,他们都忧郁的呆在那,同样等着一年一度的儿童,看一群群神经兮兮的人类,比看电视好多了。。。

    最近又恢复上班了,腿开始小痛,一再注意,为了足够休息先睡觉吧,明天再续。。。

    晚安 

     

  • 本来5月7号那天决定想尽办法逃班去看圣火传递,狠心把相机带回公司……

    谁知通知晚上马上飞去三亚,急死我了……

    晚上9点的班机,想到肯定封路了,下午4点急急忙忙冲回家收拾行装……

    在黄埔大道上因封路下车步行,一直走到冼村附近……

    给我看到了神圣的圣火在几十米外慢慢跑过,结果相机没白带着,但也因为人太多,高举着相机啪啪啪的拍了1G的相片回家一看,结果焦点全对在了前面人的手和相机,就几张清楚的,留下来流传百世吧……

    这次尝试了用了PS这东东,还是不会用,不过用ACDSee截屏出来效果还真有味道。。。

    有人做危险动作,其实下面马路边的人更危险。。 

    唯一一张对准焦的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