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随手俩字 - [鞋印]

    近来很少留下什么东西。

    第一,忙;第二,没啥闲情,从不被琐事缠身,但这回真的没办法像以前那样放自己假了。

    出差9天,山上回来,人与事好像没啥变动。我的宝贝憔悴了,比我爬山回来的样子表现得还要累。休息好像不能补回来什么,心病还需心药医,心里的结解开了心情才会释放,社会,摧残人真是毫不费力。

    朋友,就没联系。看了reader,一堆“随笔”,我们这堆人都开始步入另一个年龄,一个不再兴奋积极,不再充满幻想和寄望的年龄,心已有所属,或已经麻木,曾经简单的快乐,如今用钱也买不回来。蒲吧、落D这些玩意,早已毫无感觉,有的只是回忆,回忆以前傻傻的我们,回想当年稚嫩的点点滴滴,好玩,开心。

    工作还是要做的,我原来的老总开始自己研究起产品,偶然也来跟我探讨一下。快60岁的人,发现了一个新方法后会表现出我们之前那种简单的快乐的表情。难道真是老幼都一样,人只有在不太懂事和懂得太多事的时候才会脱离现实,找到真正快乐的自我?

    可能被他们的“随笔 ”感染,感慨一下也多了。

    对自己,对我的宝贝。其实就是想留下俩字:“加油!”

    (甩甩头发)我靠,冲啊!

    分享到: